China Road Transport Academy
【原创】2019上半年盘点系列之中国重汽: 追梦者舍我 无私者无畏
来源:中国道路运输网 刘峥毅 2019年7月17日10:27

要问谭旭光为何这么高调?


因为他不怕。


心底无私天地宽。


每件事都坦坦荡荡,就无不可对人言。


最近中国重汽的一条新闻通稿:《重汽员工发钱了!谭旭光兑现承诺》,谭旭光在300多留言里“收获”骂声一片:谬误、可笑、作秀……


骂声最烈的时候,就是最安全的时候。

因为人们都在期待。


又或,管他是赞是贬。目标就在哪里待你攀采。任尔东西南北风,我自岿然不动。


入主中国重汽,或将带来商用车制造行业大洗牌,这是业界给予他的最高评价。

?

?


鸿鹄志


从2018年9月1日就任中国重汽董事长一职,迄今整整10个月。他说过哪些豪气又中肯的话?

?

上任伊始,在中国重汽全体领导干部大会的首场讲话中,他说:中国重汽要成为全系列商用车制造集团,用3年时间,成为中国商用车第一。否则,我来中国重汽就没任何意义。

?

为何是3年?在年底12月18日中国重汽2019商务大会上,他又说:我原来想着用3-5年时间,但不能5年,5年我就可能退休了。

?

也是这次甫一上任,他就提到了首先实现中国重汽100亿利润的目标。

?

2018年12月2日,中国重汽千名干部开会拉练,谭旭光开始部署更具体目标:中国重汽集团未来十年的道路怎么走?要成为斯堪尼亚、戴姆勒、沃尔沃这样的世界级品牌,打造成为世界一流的全系列商用车集团。第一步战略措施如下:


1、实现重卡销售20万辆、轻卡销售20万辆;


2、产业集群向济南地区聚集;


3、全面展开皮卡、大VAN全系列产品布局;


4、用3-5年实现中国重汽在济南地区营业收入翻番、上交税收翻番。

?

他认为,在济南交到百亿税收,才是对济南全市人民的报答。


随后在2019商务大会上,他用一个极易被忽略的问话表明了他的志向:再过1-2年放开商用车/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、国门打开后,中国能出几家跨国集团?

?

毫无疑问,在国际三大商用车集团戴姆勒、沃尔沃、大众商用车都想对中国企业进行收购重组,大部分企业面临被淘汰出局的风险时,他希望中国重汽集团足够有实力脱颖而出抗衡国际巨头的挑战。

?

他对中国重汽高端轻、重卡报以深切期待:汕德卡卖到5万辆的时候才能叫高端重卡。

?

轻卡已成为中国重汽新增长点,下一步要迅速成为中国重汽全系战略转型的新业务。中国重汽中、轻卡不是低价进入,而是高端价值品牌进入。我们将协同全球资源,布局下一代产品,实现全系商用车迈向高端品牌。

?

战略落地前先统一思想,历经10个月磨合,中国重汽逐步实现与潍柴在文化和价值观上“并轨”奔跑。潍柴核心价值观之“客户满意是我们的宗旨”、潍柴激情文化之“不争第一就是在混”、潍柴效率文化之“一天当两天半用”、潍柴干部文化之“约法三章、领导干部‘八不用’”,潍柴文化在中国重汽的嫁接,开始克服种种冲突和不适,逐渐融合。


绸缪策


2月10日,中国重汽集团举行新聘高管干部专题党课暨2019年绩效合约签字仪式上,谭旭光在会上开始谈到了很细化的产品、研发问题:

?

商用车作为投资驱动的市场,比如自卸车将来一定是平稳走向下滑的趋势,国外自卸车市场份额都是15-20%,我们过去都达到了80%;受消费驱动,物流行业将会有更大占比,轻卡和牵引车需求相对更稳定。中国重汽目前产品整体结构不合理就是物流行业产品没跟上。

?

我去看了中国重汽章丘的曲轴、连杆、凸轮轴等,都不应该干。现在潍柴粗加工已经外协出去了,按我的意见精加工也应该外协,现在高价值部分都在后端的ECU、后处理、增压器等。

?

2009年收购法国博杜安具有一百年历史的发动机企业,技术人员说这个产品已经40年了,是个淘汰的老产品。我说海上高速发动机,你们设计出来需要几年?他们说怎么也要5年。我们5年能设计出来吗?设计出来还需要市场验证,我们当时还没有这么好的设备。我们买下来后,学了5年还没搞明白什么是海上高速发动机,现在终于弄明白了。研发没那么容易!

?

重型商用车是受经济波动影响很大的行业,现在已连续3年处于高位运行,肯定不可持续。我理解今年还是销量大年,主要得益于国三排放以下发动机的退出。当寒冬再一次到来的时候,我们做好过冬准备了吗?趁着现在好的时候改革,我们才能在寒冬到来的时候游刃有余。今年的利润指标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一定要把副业全部改出去,这是重中之重。


?

4月15日,在中国重汽集团党委(扩大)会议上,他又说:我现在每天都在想中国重汽怎样超越“奔驰”,睡觉都在想。我身上承担的责任,要求我三年内要带领中国重汽实现翻番增长。

?

图破壁


为此,谭旭光也给中国重汽高管团队下了死命令:


干线产品明年必须要上;
全系列模块化正向开发的重卡和轻卡必须立即启动,新一轮技术改造要进行大面积投入,毫不含糊。中国重汽只有建立了全系列整车正向开发能力,才能实现走向世界一流的战略目标。今明两年我们要打一场正向开发能力提升的攻坚战;


重型商用车轻量化迫切需要加快落地并迅速形成竞争力;


轻卡要针对政策变化,开发适应市场需求的轻量化蓝牌车,拓展黄牌车型;


要加快研究产品、技术、品牌的规划定位问题。

?

他提出几个量化的指标和数据,是中国重汽首当其冲要达成的目标,不是今年,就是明年:
利润百亿;


重卡、轻卡两个20万辆目标;去年分别是16.9万辆、13.4万辆。


汕德卡达成5万辆销售目标。


中国重汽整车出口向5万辆目标发起挑战。去年是3.63万辆。

?

2019上半场结束,中国重汽发布的业绩显示:利润总额35.3亿元,较上年同比增长24.8%。虽然利润涨势喜人,但离谭旭光的目标还差距很大。

?

他认为目标并不高,“今年还将是重卡销量大年。即使将来下降并保持在年销量90万辆一段时间,我对中国重汽的目标也是20万辆;轻卡行业150万辆年规模,我们实现20万辆要求也不高。我们要把眼光放到如何应对外界层出不穷的颠覆与创新上来。”

?

“时代造就了我们,但关键是未来我们如何应对。我现在为什么感到压力大,大集团12万名员工在跟着我们吃饭。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变局。”

?

从掌舵中国重汽那天开始,中国重汽就已打下谭旭光最鲜明的烙印。让人想起百年前的德国博世,第一代罗伯特·博世对企业的顽强掌控力。所幸,这是企业家最好的时代,我们沐浴在春光里!

?

(责任编辑:赵雨诗)